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深夜给室友男友口
深夜给室友男友口

深夜给室友男友口

哥哥走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淡,每天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,在宁静的日子里悄看时间的流逝。虽然校园里也不乏追求者,但我宁愿一个人呆着,我的心很累,需要休息。然而身体却没跟上心理的步伐,生理上的渴望如同梦魇般挥之不去。-

-  睡我下床的小倩常把男朋友带回宿舍过夜,床下风雨更是使我难以入眠。小倩的男朋友叫阿诚,长得文质彬彬的,当我第一眼见到阿诚,就老觉得他长得象哥哥,于是阿诚很自然地成了我的性幻想对象。当然,我心里并没有阿诚,仅仅是让他慰我夜里精神上的寂寥而已。-
-
  小倩和阿诚发展得很快,开始没多久就已经同床共枕了,阿诚也成了女生宿舍的常客,几乎天天都能见到阿诚在楼道里进进出出,甚至连续几天住在我们房间,女生们都习以为常了。-

-  一天晚上,我练完舞蹈回到宿舍,休息了一阵,就收拾衣服去洗个澡。我们的住宿环境很不好,还保留着过去那种公共洗漱间和公共卫生间的结构,洗漱间拐个弯以遮蔽澡间里的春秋,每个洗澡间配一个水龙头,国内读过大学的朋友都很清楚。-

-  我捧着水桶和脸盆,居然看到了小倩和阿诚也在前面,两人共裹着一条大毛巾,如胶似漆地拐进了最后几个洗澡间。
--
  “居然明目张胆到这地步。”我心想,我故意挑了个靠着他们的洗澡间,顺便偷听一下,无奈回音太大,除了哗哗的水声啥也听不着,无聊的我也就只得自-
己洗自己的。
-
-  我抹了很多沐浴露,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,又在手上倒上护理液,细心地清洁着自己的下阴。我是个很爱干净的女孩,每次练完舞回来都要彻头彻尾地清洁全身。-
-
  洗着洗着,我突然有点儿想做爱,洗得这么香喷喷,却没有男人来享用,真可惜啊,要是哥哥在多好啊。-
-
  这时隔壁的水声停止了,我也将水龙头拧小,竖起耳朵留心着隔壁的动静,果然隐约听到小倩欢快的喘息声,那种撩人的声音使我也禁不住产生起无限的遐想,“噢……哥哥……”我抚摩着自己的身体,哥哥的身影如同电影般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-

-  我快乐地做着梦,隔壁已经完事了,只听见小倩说:“你先乖乖回去睡觉,我洗干净就回来的了。”-
-
  接着水声再次响起来。他们的结束可没影响我的情绪,我继续静静沉浸在回忆的甜蜜中。
-
-  就在这时,一只手臂忽然出现,从后面揽住我的腰,紧接着,一个赤裸的男人身体贴了过来。我吓了一大跳,急忙回头一看,啊,是哥哥!?不对不对,是阿诚!-
-
  “你……”我刚想开口,阿诚已经迅速地用手堵住了我的嘴,然后他的嘴便贴了上来,和我四唇相贴,双舌缠绕。我一下子就明白了,阿诚早就知道我在隔-
壁洗澡,他趁着小倩清洗身体的机会闯了过来。-
-
  “真是个色胆包天的男人。”我想。也许是我缺乏性爱太久了,加上阿诚长得和哥哥有几分相似,情欲竟战胜了我的理智。-
-
  我索性放松身体,配合着阿诚互相爱抚起来。阿诚知道我已经默许了,放心地松开了原本牢牢抓着我的双手,改为在我敏感的胸脯和下身处揉抓,挑逗着我的性欲。-

-  我有种触电的感觉,好久没有男人逗弄过我的玉洞,好久没有男人吮吸过我的乳头了,那种滋味简直让人陶醉。我担心小倩察觉,就把水龙头拧到最大,让水声遮盖我们的声音。-

-  “快点进来吧,你老婆不会再洗很久的。”我捏着阿诚的命根子说。-
-
  阿诚边亲吻着我的脸颊,边轻声说道:“宝贝,我刚射过精,哪里有这么快啊,你得帮帮我啊。”
-
-  我明白他的意思,我蹲下来,含住他已处于半勃起状态的阴茎,把舌头压在最敏感的冠状沟上,为他舔舐壮硕的龟头。阿诚的阴茎勃起时有点象右弯,是个拐把子,阴茎很长,龟头很大,表面却很平整,颜色中等,不深不浅,看上去让人觉得很干净,因此我一点也不介意将阿诚的东西放进嘴里。-
-
  阿诚显然很享受我为他的服务,象个孩子般闭着双眼,嘴里喃喃地说着:“好舒服啊……再来……继续……”
-
-  在我的帮助下阿诚很快恢复了战斗力,那根拐把子如同弯刀般坚硬。我双手扶着墙壁,分开双腿,阿诚从后捧着我的腰,把我的下身移到他的肉棒上,瞄准目标,一根滚烫的肉棍就开始往我的身体里钻进来。
-
-  阿诚的大阴茎进得很慢,却很顺利,我的阴道里充满了爱液,阿诚的龟头挤开四周的肉壁,一点点往上钻,一直钻到阴道的尽头。那真是一种久违的感觉,粗壮的肉棍塞满了我的整个阴道,从洞口到子宫颈,撑得大大的,堵得一点空隙都没有,是那样的让人感到满足与甜蜜。
--
  阿诚将他那根粗大的肉棒拉出我的身体,又再次深深地插进最底端,周而复始,每一次都那么用力。我象个很久没沾过酒的贪杯者,巴不得要尽兴地醉上一回,我摇动身体配合着阿诚,好让他的性器能插得深入一点。-
-
  阿诚的双手揉着我的双乳,手指捏着我的两个乳头微微颤动,那动作好象哥哥啊,我双眼合上,让兴奋的快感带着我在幸福的回忆中漫游,仿佛现在是哥哥正在抱着我,在身体中进出一般。-

-  “宝贝,你的发育得真好,皮肤好细腻,身材比例又恰倒好处。”阿诚在我耳边轻声赞美道,“你知道吗宝贝,其实象你这种可爱型的女孩现在很吃香的,-
追你的男生一定不少。”
--
  “呵,是吗,小倩也不错嘛。”我说
-
-  “小倩算什么,你们班的班花也是让我给开苞的,她的身材和皮肤也好好,不过乳头和阴唇的颜色没你好看。”阿诚说,“真象做梦一样,想不到能和一个
-众多男生追求下仍傲然不动的女生做爱,可惜,你已经不是处女了,宝贝,你的第一次给了谁啊?让我好生妒忌。”-
-
  “你是来做爱还是来说废话的。”我说。
-
-  “我是来拯救你的宝贝,”阿诚说,“宝贝告诉你个秘密,我已经和不下十个女生做过爱,你还是第一个非处女呢。”
-
-  “你是想说我的阴道很松,玩起来不过瘾吧?”
-
-  “当然不是,怎么会呢,你下面弹性很好啊,小倩才让我干了一个月,现在下面也感觉和你差不多了。”-

-  我没再接话,阿诚见我不再说话,也知趣地收了声,很认真地抽送着他的肉棒,让我倍感舒服。阿诚抽送得很快,而且中途完全不停下来休息,不一会,我就听见身后的他已气喘吁吁了。
-
-  他在我耳边说道:“宝贝,我不行了,快射出来了。”-
-
  我握住正放在我胸口上的他的双手,说:“能不能再忍耐一下?一下就好了啦。”
-
-  “不行啊,小倩要洗完了。”阿诚说的没错,我们已经做了有一阵了。-

-  没办法,真让人扫兴,我的性欲刚被点燃,还没到高潮就要熄灭了。
-
-  我很不情愿地说:“好吧,那你射吧,只顾你自己舒服就行了。”-

-  “别不高兴嘛宝贝,下次还有机会,好不?我保证。”
--
  说完,他加快抽插速度,硬邦邦的阴茎如同高速运转的活塞一般,飞快的动作插得我的阴道又酸又麻,我知道这是最后的冲刺。终于,阿诚的肉棒突然猛地插入我的阴道,暴涨的龟头使劲抵在我的身体深处,粗糙的阴毛被紧紧压在阴洞口,他射精了,一汩汩液体如喷泉般冲进我身体的深处。-

-  阿诚舔着我的后背,尽情地享受完最后一丝射精的快感,最后在我的左乳上狠狠地吻了一口,吸得我的乳房都起了血红色,才将阴茎抽出我的阴道。
--
  阿诚刚走没有多久,隔壁的小倩也洗好了。我觉得自己象个心虚的盗贼般,没敢吱声,只一味开大水龙头继续冲刷着身体。
--
  阿诚的精液从子宫里缓缓地流出来,充斥着我的整个阴道,不时一滴接一滴地从阴道口渗出来,洗完又有,洗完又有,难怪小倩要洗这么久,阿诚射在她身体里的一定更多。我冲洗干净下身,擦干身子,才发现阿诚趁我不注意时把我的内裤和胸围都拿去了,真是可恶之极。-

-  自从“亲密接触”那次之后,阿诚常找机会亲近我。在公共场合我通常都不甩他的,除了有几次按捺不住生理上的冲动,让阿诚上了我。
--
  阿诚很会做爱,每次都弄得我特别舒服,他几次要求我做他女朋友,我都拒绝了,我很清楚,我不爱他,我也不想让自己爱上他,爱一个人太累了,我已经累了好多年了,不想再累下去,想要好好休息一下。
-
-  阿诚和小倩的恋爱关系没有持续多久,和我的性伴侣关系却持续了好久,在大学里阿诚是唯一和我有过性关系的男同学,到现在为止,我生命中的男人除了他就是我的那个远在他方的哥哥。哥哥是我唯一想念的人,不知道身在异乡的他现在如何了,一切都还好吗?-
-
-
  【完】